lzrxdynbbfnldwyX

“为了你我愿意去任何地方。起飞吧。”

我是 弦

✨具体授权请私聊✨无授权转载搬运菊爆拉黑✨

已出坑 很累了 会去小号写文了

【k/尊多】Voice(1)

伪声优梗第一弹

现代架空向 其实全员向 赤组配音社日常

CP依旧尊多 其他人物感情线原著向不变

再一次对不起出云麻麻 我的错⁄(⁄ ⁄•⁄ω⁄•⁄ ⁄)⁄


别看名字逼格这么高 其实还是老样子温馨日常

【于是私心打很多tag】

一个小故事,希望你们喜欢,同时如有不足也请多多指教啦。

下篇走这里 

【k/尊多】Voice(2)


“杀父之仇不共戴天!从现在起,我与你,一刀两……”


嗝——


“……”



第三十六次。”


年纪有大有小,智商有高有低,看上去打扮很奇怪的一群人围坐一圈。相比往日吵吵嚷嚷的赤组配音社成员,今天工作室内的气氛格外凝重。


……以及尴尬。


始作俑者八田美咲羞愧地低头捂脸,一双眼透过手指尖的缝隙死死盯着地板,好像那里会冒出一个黑洞让他钻进去一样。刚刚还在“杀父之仇”的同伴九十度角仰头望天,嘴里哼着口哨,好像什么也没有发生过。


伏见猿比古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小声地嘀咕了一句:“都叫你少吃一点了。”事实上十束看见他的嘴角在可疑地抽搐。



“第三十六次。”草薙出云的墨镜后面闪出诡异的光,“今天,在这里,你们第三十六次被各种奇怪的原因打断。能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吗?”


老好人十束先生看不过去了,马上站出来背锅:“我的错。我不该怂恿八田吃那么多。”


八田泪眼汪汪:“十束哥……”


事实上中午吃饭的时候十束一句话没说。



不管八田如何感动,可惜的是社长大人很显然不吃这一套。


“得了吧你。”


“三十六次有三十五次都站出来道歉,你真当我是个傻的?”草薙嗤之以鼻,“说你中午让八田吃太多也罢,之前镰本打喷嚏,尊打瞌睡,你给出的原因也过于扯淡了吧?”



【“咦啊啊啊啊啊——”


草薙出云:“……咦啊啊啊啊?”


“——啊啊啊啊啊阿嚏!!!”


草薙怒不可遏:“镰!本!第三十四次!!”


镰本力夫一脸悲壮:“草薙哥对不起!我实在忍不住了!”


十束挺身而出:“我的错!草薙哥,我中午的时候不该朝镰本打喷嚏!”


“请允许我好奇一下为什么你中午打的喷嚏他现在才发作?”


“我刚刚不该拔他的鞋带!”


“请问这两者之间有什么关系吗?”


“报告社长,没有!”


“……等等,十束你居然还有心思去拔别人的鞋带?!”


“……草薙哥我错了……”


“都踏马给老子重!来!不录完今天不许吃饭!!!”


天呢噜,这都还没开始录呢。】



“King,到你了!”十束捅了几下身旁男人的腰,“King!你醒着吗?”


不巧,他没有。


在众人莫测各异的目光中,这位大爷悠悠醒来,环视一周:“嗯?”


“嗯个屁啊!!!”草薙几乎要暴走,“大哥!!到你了你知不知道!!你昨晚很晚睡吗?!对个戏都会睡着!!你是怎么在这种环境下睡着的啊!!!”


周防大哥似乎很不经意地瞄了一眼他身旁的十束小弟。


“抱歉!草薙哥!”十束多多良马上心领神会,道歉态度简直不能再好,“都是我的错!我刚刚不应该在King耳边哼催眠曲的!对不起!这一段再念一次吧!!”


大爷对于上道的小弟十分赞赏。


于是他发出了满意的声音。


“啊。”


就是这么回事。


“就是个屁啊!!你踏马以为这么扯淡的理由老子会相信?!十束你也给我安静点!!这心都偏到西伯利亚去了吧!!还再念一次!!!都给老子重!来!!都踏马给我走心一点儿!把皮给我绷紧了!!!”】



“直接录吧。”周防尊露出一点不耐烦的神色,“这样对要对到什么时候。”


“那怎么行!”草薙出云露出不满的神情,“对待工作绝对要认真!这可是我们至今为止接到的最大商配,弄好了以后绝对能出名!怎么可以随随便便糊弄过去。”


话音未落,他身后的两个家伙立刻开始窃窃私语:“镰本君,我问你个问题啊。”


镰本力夫:“诶十束哥你说,咋地了?”


十束多多良:“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出云的生日是……?”


镰本力夫毫不犹豫,比他对自己的生日还熟,有如条件反射般几乎想要同时立正:“4月10日!”


十束多多良:“啊……是白羊座对吧?”


镰本力夫:“是的呢……”


两个人似乎想到了什么,表情同时微妙。


八田百思不得其解:“白羊座很好啊,白羊座怎么了?”


十束多多良:“奇怪,不是处女座呢……”


镰本力夫:“是的呢……”


八田美咲有点懂了:“呃……”


十束多多良:“好奇怪,生日造假了吗?但草薙哥也没理由这么做啊……”


镰本力夫:“是的呢……”


“……”


“你们两个小混蛋在那儿嘀嘀咕咕什么呢——啊——?!


草薙出云慈祥地微笑:“有种到老子面前来大声地说——啊——?!


十束果断认错:“我的错。”


草薙出云内心一点成就感也没有。当然他也并不想笑。



“尊你不要拦着我!看我不弄死这个小混蛋!!”


周防尊马上出示自己的两只手以示清白:“没拦着你。去吧。


草薙出云:“……”心好累。



草薙出云是真的气的要死。


对比下人家青组,不仅是个正规的法律事务所,且人家的老大可是好吃好喝地供着。


赤组社长不仅没工资拿,而且整天处于要炸的状态。


真是人比人,气死人。


他当初怎么就被这大小两个混蛋骗来当这狗屁不通的什么社长了呢?!



十束多多良凑过来用一双无辜的大眼睛看着他:“草薙哥,戏就别pia了,直接上吧。”


草薙出云义正言辞:“绝对不行!”


十束多多良软了,老半天不讲话。


最后他戳了一下自家社长的腰:“草薙哥。”


草薙出云没好气地回:“干嘛!”


十束多多良:“爱你(づ ̄3 ̄)づ╭❤~


草薙出云微笑中透露出mmp:“……”


——对,他想起来了,就是这么骗过来的。



草薙出云认命,只能无奈扶额:“……算了,有参与第一幕的都给我到录音棚等着,没事的其他人不要吃零食,水也别喝太多,懂?”


“Yes!”众人击掌欢庆,“草薙哥万岁!!!”



“多多良。”


一个小小的声音这么说,然后女孩轻轻抓住十束的衣摆。


“待会想吃冰激凌,可以吗?”


“当然可以!想要什么味道的?泡菜的还是辣椒的?


“草莓的。”


“好!那就草莓的!”


两个话题跳的特快的家伙旁若无人地聊起了今天的晚饭,男人看了十束一眼,记得青年今天出门的时候把钱包放在餐桌上了。


……貌似连手机也没带。


男人思索半天,最后得出了一个比较靠谱的答案。


——很好,一会儿两家伙又要花他的钱了。


——顺带一提,他想要个泡菜味的。


“你说,为什么尊给出的任何提议最后都会得到大部分人的支持呢?他的人气居然有这么高吗?”事后草薙曾这样跟艾利克吐槽,“明明我比他认真得多。”


艾利克作为一个歪果仁,在这方面说话不是一般的直来直往:“大概是他提出的建议比较符合大众心意吧。”


草薙出云不敢相信:“……就这样?”


“其实还有一个更主要的原因,”艾利克道,“我怕你不想听。”


草薙出云:“你说。”


艾利克:“其实我们大家偏心的是十束哥。”


草薙出云:“……”他突然不想听了,反悔可以吗。


艾利克:“然而十束哥偏心的是尊哥。”


草薙出云微笑中透露出mmp:“……”


……多多良你很可以啊。


……有种放学别走。



接收到男人不善的目光,站在周防尊身边的青年看向这边,然后丢给了他一个萌萌的wink


草薙出云:“……”



自己怎么就这么好骗呢!!!




咦诶————正文完结!

作者爹想了好久才写出来的!

说好的糖就是糖!作者爸爸从不食言!

爱!不!爱!我!

让我听见你们的欢呼声!!!

本章最对不起的就是出云麻麻了……狗粮简直一桶一桶地往他嘴里硬塞喂……

写到后面突然感觉出多也很萌……不行我要炸……啊啊啊啊啊……

最后表白赤组全组。全部都是小天使。爱他们。❤(๑′ᴗ‵๑)❤

当然也爱你们比心心。❤(๑′ᴗ‵๑)❤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7)
热度(26)
  1. lzrxdynbbfnldwyXlzrxdynbbfnldwyX 转载了此文字  到 东方奥利嗷
©lzrxdynbbfnldwyX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