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zrxdynbbfnldwyX

“为了你我愿意去任何地方。起飞吧。”

我是 弦

✨具体授权请私聊✨无授权转载搬运菊爆拉黑✨

已出坑 很累了 会去小号写文了

【凹凸/雷卡】臆病者与勿忘我

【臆病者与他的花】 为什么卡米尔的潜伏期有十天【上】

KRANK-食用说明

原著向 双向 花吐 手书链接悄咪咪地发在最后噗

饺子太太的手书配文!!!我爱她!!!【突然兴奋

微量私设 和饺子有一丢丢不一样 悄咪咪地艾特 @白晝空想家 

应该会有两发

其他cp自由心证吧【其实很明显辣私心有瑞金 帕佩啥的应该不会影响食欲吧 本章大量帕佩(*/ω\*)

咳食用愉快。

深夜码字脑子不清醒请多多包涵辣。

总之中秋快乐啊宝贝儿们【这都几号了你够

***

  “我怎么觉得最近周围的人越来越少了。”雷狮突然这么开口。

  他并没有将眼神从街道上挪动哪怕一丝一毫的距离,但身边的矮个子男孩十分自然地接道:“我想这不是你的错觉,大哥。”

  “怎么回事?”

  皱着眉头这样问了,不出所料地又及时收到了令他勉强还算满意的回答:“据说是因为大赛中一种传染病,不少参赛者都已经申请去临时急救室里躺着了。”

  顿了一下,男孩压低了帽檐,从喉咙里好似很不情愿地挤出一句:“……并且目前来说虽然主办方已经正在调查了,但是并没有什么有关于进展的消息传出来。”

  “就这样?”

  “……是的。只有一些小道消息,不怎么官方的那种……说是这种病症……”

  青年没有给他继续说下去的机会,抬手不耐烦地打断了他:“小道消息的可信度实在欠缺,没什么可听的,自己都注意点就行了。我们走吧。”

  “……”

  男孩没有反驳他,或许也确实没什么好反驳的,只略略扯了下自己红色的围巾挡住自己的表情,就紧紧跟上了他的步伐。

***

【是什么?】

【……只有一点点。甜蜜的腥味。……但那是什么?真是招人讨厌。】

【啊啊。血腥味?想吐吗?

【很痛啊。好痛。……不管是什么,别扯了……

湖蓝色的,还有,还有,明明还有……看见了。看见了?

【……还是只有一点点。一点点。

【甜蜜的、甜蜜的紫红色。】

***

  今天海盗团内的气氛有些凝重。

  现在是早餐时间。所有人都清楚地知道这一点,不过没有一个人低头去看表盘,没有人说话,也没有人动自己面前的餐具和食物;不过从桌面上有些凌乱的状况来看,似乎用餐已经开始了一段时间,但是他们就像是被什么扼住了喉咙一般停下动作,然后以一种审视的目光死死盯住同伴中的一人。

  “到底发生了什么。”最后还是领头的青年开了口,用一贯冷静沉着的口吻置人于死地,“告诉我实话。”

  没有得到答复。

  男孩微微低下头,听见身旁的人再次开口,吐出了目光焦点所锁定成员的名字。

  “帕洛斯。”

  “帕洛斯。你打算说吗?”

  令人窒息的沉默。

  “抱歉。我想我是被传染了。”

***

  “大哥,您能不能快一点。”

  他有点无奈地跺了跺脚,以确定自己的装束确定没有松松垮垮或是有会影响出行的任何物品夹杂其中了,才回头喊了一句。

  事实上并没有什么用。青年并没有因为这句催促而加快了他收拾自己的速度,反而像是确定了外面有一个人会一直等着他一样,手上的动作愈发地慢了下来,然后还慢吞吞地回了一句:“好了——好了——不要催嘛。”

  “没有催。大哥,我已经等的足够久了哦。好不容易去探望一次,好歹也拿出点热情来吧?”

    哼。明明昨天才送去的。

  “佩利现在还没回来?”

  如他所想一般对方沉默了许久。听见仿佛重物落地一般的声音,男孩的声音闷闷地传了过来:“还没有。我想帕洛斯的情况应该不算太乐观,大概。”

  “最好不是。”他又说,“需不需要带一点东西过去?我想临时急救室的条件应该不会太好。……而且或许会遇到熟人。”那绝对是最糟糕的情况了,他想。

  青年终于暂时结束了与他一团糟的衣物的缠斗,拍拍裤子站起来回答男孩。

  “随你好了。”

***

  如果你去急诊室里随便抓一个非专业人员,让他直接描述一下大赛里的这个神奇的喷谁谁谁中招的传染病病症表现的话,我想你绝对会得到这样一个回复。

  “——大概就是吃的还没吐的多。”

  帕洛斯现在很完美地诠释了这一点。男孩可以很清楚地听见不远处传来的疯狂呕吐声,也许只有帕洛斯一人,也许还有和他同病房的其他人。所以他开始思索自己给病人带一袋水果是否是一个正确的选择,毕竟看上去帕洛斯已经失去了进食功能,他一张口就有金红色的不知道什么物体涌出来,带出一截截未干涸的血迹,医生不得不强行给他输入葡萄糖以维持他的生理机能。

  这真是再糟糕不过了,没想到帕洛斯也能病成那样。他看上去比同病房的其他人来得严重的多得多。男孩猜想只是一晚上帕洛斯就瘦了几十斤。看得出来这种奇怪的病已经严重地拖垮了他的身体。

  但过程不重要。重要的是目前这件出乎人意料之外的事的解决方案

  他实在是不愿去看帕洛斯痛苦的表情和动作,因为这同样令他感到窒息。于是他决定先把自己的同伴抛到一边,男孩绕到急救室略远处的角落。离开让他不适的声源中心这一举措的确使他的心情稍稍平复了一些,然后他习惯性地开始观察周围人的动静。

  “您好,请问……”最后他拉住了一个看上去比较好说话的急救室志愿者,礼貌地问道,“请问现在这种病症的研究进展情况如何了?”

  “这不太好说呀……你问我也没用。”少女扯了扯被拉皱的衣角,好看的脸上显现出些许红润来。“但是据说今天下午丹尼尔裁判长会发布花吐症的通告,不如你自己注意一下吧?”

  “好的,谢谢你。我会注意的。“男孩冰蓝色的眼睛显出一种迷茫来,”不过你说什么?花……土……吐……?那是什么?”

  “就是这种病的名字呀。因为得了就会不停地吐花朵什么的,真是奇怪的传染病啊。”女孩微笑着回答道,“我看你的样子,似乎是周围有人患上了这种病吧?”

  原来帕洛斯昨天吐在餐盘上的那些东西,是花吗?

  但回忆起来并不让人恶心,只是莫名地也感受到了痛苦。是那种要被海水淹没一般的痛苦。

  【好痛苦。】

  心底最深处那点疯狂涌动的共鸣快要压制不住了;那是什么——紧紧抓住了他的肺部和喉咙,令他呼吸不适——然后产生了难以抑制的恶心和呕意。

  咽下去,卡米尔。你能行的。他这么对自己说着。现在还不是时候。

  【但是也快了,也快了,也快了……他的末日的降临。】

  但是男孩面上的表情并没有出现什么波动。他依旧很好地维持着面上的微笑,礼貌地向少女道谢。

  “是的。谢谢你,我大概明白了。”

***

  “……总共三天的休战时间——还有好几个急救休战地点呢——这还真不错啊——你说是吧,卡米尔?”

  “……虽然我是认同的,但您听上去可不像是在高兴,大哥。”

    ——更像是在抱怨。

“还不是因为你。”雷狮背着手靠在墙上嘀嘀咕咕半天,”那个傻不拉几的裁判长傻不拉几的开头我都烦死了——休什么战啊——完全没有必要吧——”

   这倒是真的。他把丹尼尔的那段音频录下来之后用终端反反复复地听了个几十遍,并且现在也没有打算停下来的意思——直到站在一旁的雷狮看不下去了。

  “别听了,卡米尔。”他说,“就算再听个几百遍也听不出解决方案来的。主办方在这方面一直狡猾的惊人。”

  【……最后我们决定……给各位参赛者三天的适应期……所以在这三天内……所有参赛者禁止动用一切武力……如有违反者一律视作无视规则处置……行为严重者将会以取消比赛资格进行处理……】

  “啧,什么音质。卡米尔你的终端是不是坏了,为什么不去换一个好点儿的,咔吧咔吧响,吵死了。”

  男孩不明原因地沉默着。

  【……但出于对患者身体的考虑,我们的所有急救室都将出于休战状态,并且急救休战状态将会保持到三天之后……】

  “所以我们就只能等?”卡米尔抬头看着青年。

  【……接下来会通过通讯器为各位参赛者发布研究进展公告,请保持信号通畅……】

  “对。”

  【……据第一位花吐病患者的发现已经过了将近一周甚至更久,我们暂时无法判定是否有参赛者的患病日期比这要更早……】

  他们双双愣了一下,同时回头盯住躺在桌上本来保持着缄默的通讯器。所有向急救室报备和登记过的队伍和参赛者都被给予了与该队患者人数相同数量的通讯器,由主办方统一派发,据说是用来通知病症研究最新进展的。

  一旁的终端还在“滴滴滴”还在响个不停,裁判长冷漠的声音从里面断断续续地传出来。

  【……据统计,目前参赛者死于该病毒的人数不超过三名,并且他们都没有及时想大赛裁判员及时反馈情况,这是死因之一……而所有接受过治疗的参赛者都很好地控制住了病情,我们会尽力让状况不再恶化。所以请不要过于担心,治疗所需的药物和防治疫苗已经在研发中,相信很快我们就能找到完全治愈此病的方法……】

  “……卡米尔,先把终端关了。”雷狮说,“我听不见通讯器里放了什么。”

    他顺从地关上了那架有点质量问题的终端。

  【就在刚才我们得到了知情人士的反映。花吐病毒有记载的发源地出于L星,并且那里医疗水平落后,还并没有得出治愈的方法但他们已经具备了一定的抗体;而我们这边已经得到了实质性的进展……】

  “尽是些废话。”青年嗤之以鼻。

  【……虽然不是很正规的方法,但有偏方记载,‘花吐病本质上是因感情而生的病症,’据调查,有部分L星居民在与自己所爱之人接吻后痊愈……】

  “喂喂,这也太他妈扯了……”雷狮不慢地抱怨了一句,“我浪费休战期的大好时光可不是用来在这里听你们讲神话故事的……你以为是睡美人吗?”

  男孩微微压下了帽檐好遮住自己复杂的眼神。

【所以我们经过探讨,认为该方法可行……】

“???”

【最后我们决定,给大家发布最新的任务,即帮助病人得到自己心上人的一个吻,并且一定要经过对方的同意,但不能由患者主动索要。这并不是玩笑,因为大多数病人撑不过十天。如果有部分病人的心上人不在赛场中,我们会利用资料进行排查和优先治疗……是的,我们已经掌握了部分治愈方法,但是还在实验中,有很大不确定性或有后遗症,所以我们不到关键时刻不会将它直接在参赛者身上进行试验……】

  “还有这样的?不过是一场传染病,搞这么浪漫?而且我怎么觉得他们是故意的?不是已经有解决方案了吗?”

  “……得了大哥,别说了。”好像说了就有用似的。

  【……最后我们告诉大家该病的一个重要特征,即如果刚好有双方都暗藏感情的选手,他们吐出的花有极大可能是同一品种。不少选手其实都已经患病,但不幸的是,他们都没有意识到这一点。越是将感情隐藏、压抑的愈深的人,爆发出来就会愈发严重,并且将会有很长一段的潜伏期然后突然爆发,到那时情况就很难挽回。所以我们诚挚地建议众参赛者,如果有晕眩,呕吐,反胃,幻觉,记忆力衰退以及体重突发减轻的症状,请及时联系医疗人员进行检查和治疗……如果没有及时受理,后果将由乙方自行承担……】

  “……”

  这回他们都沉默了。

  【……这也算是我们为参赛者们设置的一个关卡,只有成功闯过难关的人才有资格参加下一阶段的比赛。祝各位好运。】

  “我怎么觉得他们在玩我。”雷狮慢慢地吐出这样一句话。

  “我想这并不是你的错觉,大哥。”身边的矮个子男孩十分自然地接道。

    于是他们又再度陷入了沉默。

  “不过无论如何我得说,那些傻不拉几的家伙发的通讯器效果果然还是比你的要好多了,卡米尔。你最好不要舍不得花钱。”

  “……对不起大哥,能让您纠结这么久,是我错了。”

***

  午后的阳光应该是很温暖的,带着金红色的暖意,照在人身上能把一颗心都焐热起来。但是并没有,在卡米尔踏入帕洛斯的病房里那一瞬间,他如落冰窟,哪怕护士将窗帘拉倒最大,使得阳光洒满了整个房间。

  胃里传来异物感了。他狠狠压下胸口翻滚的呕意,平静地拉过一把椅子坐到病床旁边。如果不是因为床上还躺着一个病人,这简直就是海盗团四人难得的休闲时光。

  听到声响他并没有转头看向卡米尔,只是继续支扭这脑袋看向窗户外面。

  “是窗户外面吗?”卡米尔突然有了一个荒谬的想法,“也许他都不知道自己正在看的是什么。”

  一时间谁也没有开口说话。卡米尔低头才发现佩利睡着了,靠在帕洛斯的腿上。而对方难得好心地给他盖了一层衣料,也不知道是谁的,总之卡米尔没有见过。

  这两天海盗团还真是安静的可以啊。

  “帕洛斯。”是他先开口了,“很高兴看到你还活着。”

  “谢谢。也许团长也一样高兴?”

  “我想并不。他还在恼怒于你瞒着他的事。”

  “那你的意思就是团长他还打算管我喽。”

  “……随你自己理解好了。要不要考虑一下告诉我实话——你有这样的症状多久了?”

    白发的青年终于肯看他了。不,也许看的也不是他?卡米尔甚至感受不到他目光聚焦的地方。

  “团长派你来套我话了?顺便声音小点,这家伙睡着了。”

  他的目光移向了门口。虽然只有一瞬间,他又将目光移了回来,但还是被男孩察觉到了。

  看来是真的很严重啊。以前的帕洛斯可不会有这样低级的破绽。这到底是好事还是坏事,答案还是个问号,至少现在没人说的清楚。

“放心吧,我大哥不在。我请他去帮忙买水了。你最好赶快说,我怕你一会又要吐。”他确实是请雷狮去买水了,但他可不能保证青年一定会按他说的做。

他的神智是清醒的,卡米尔想。但是他的身体已经快要到极限了。

“也没几天吧。”青年突然露出莫名想笑的神情,他无意识握紧了自己的床单,“跟广播里说的差不多,也就刚好一周。”

“……这叫也没几天?为什么当时不说?”

  “因为当时的我,就跟你一样,不是吗?觉得这仅仅是因为休息不足而导致的身体不适而已。”青年看向他了,露出悲悯的,带一点嗤笑的眼神,“晕眩,恶心,四肢发软,不想进食……对吧?”

  自己内心深处最肮脏的渴望被猝不及防地戳破了,然后摊开,铺在午后冰冷的阳光下面供人们玩弄。被人拖进了名为绝望和窒息的河流,无法挣扎,看不见亮光——

  “也是,谁会把这些症状当真呢?还和什么感情扯上关系,真是瞎扯,说的好像我会信一样。对吧,卡米尔?你会信吗?

  【好了,好了,你不信也罢,只是别再问我了——】

  【别再逼问我了——】

  “怎么样?卡米尔,需要我替你向团长汇报一下情况,然后在这里给你加一张床吗?”话尾上挑,青年的脸上呈现出一种死灰色的阴霾。与戏谑的语气不符,他的神情竟像是快要哭出来了。

  【真是绝望啊,帕洛斯。想把我一起拖下水吗?】

  【——那么如你所愿。】

  男孩眼里的光熄灭了,但是他却在笑——那是卡米尔难得一见的笑容,带着一点天真而又甜蜜的懵懂。

  “帕洛斯,你完了。”他说。“你没救了。”

  然后意料之中,帕洛斯愉快地笑了。

  “对,对,对,哈哈哈哈,我完了。”他眯起眼睛,一如往常般笑得像个狡猾的孩童,但是绝望之色却仍然笼罩着他的脸庞。

  “——不过彼此彼此。”

***

  【战栗。】

    胸口突然传上一股呕意。好像有什么东西堵住了他的喉咙。能吐出来吗?

  “咳,咳咳,咳咳——”喉口涌上的液体,用舌头卷着尝到一股腥甜的味道。是血?但又好像不是。卡米尔犹豫了一下,微微张开嘴,然后慢慢地用舌尖舔了下手指。

  一圈蓝色。带点紫,带点红,凑得近了甚至能闻到一股甜香,但并不令他反胃。男孩伸出手指凑到眼前仔细辨认,眼里难得地流露出一点迷茫。

  不是血。这是什么?

  “咳!”

  无法抑制的痒意从喉口传来。他无法控制地疯狂咳嗽,试图从胸口里挖出一点东西来;另一只手握不住拿着的终端,终端在暴风骤雨的颤抖中缄默着,最后重重地落在地上,发出咣当一声巨响。卡米尔收缩的瞳孔倒映出它落地前一帧一帧影像,直到它触到地板,被作用力反弹起来再落下,然后接触面上炸裂出一朵破碎的花。

  “噗。”

  又有什么吐出来了。小小的一片,有着紫蓝色边缘的,完整的花瓣。

  ——啊,原来是花吗。

  为什么是花?原来我也——

“卡米尔?怎么了?”

  完蛋,大哥肯定是听见声音了。无论如何都不能让他现在发现——抱着这种念头的男孩开始弓着自己抽搐的腰腹和胸口惊惶地寻找围巾。

  “卡米尔?你还没好吗?”青年不满地一脚踹门进来,头巾金色的尾巴在空中划过一道漂亮的弧度;卡米尔的房门砸在墙上只能恼怒地惨叫一声。

  “你今天未免也太慢了。”

“快好了,稍等。”男孩竭力控制住自己的颤抖——很显然他已经失去对雷狮了使用敬语的功能,“刚刚,呃,出了一点,小差错。”

  雷狮打了个哈欠,暗紫色的眼睛透过指缝不太明显地看到对方一闪而过的惊慌。

  “卡米尔?你怎么出那么多汗?喂喂,你有事可一定要和大哥说啊!”他突然弯腰上前一步,“都叫你不要总戴着围巾了,我看着都难受——”

“不——!”卡米尔的身体下意识往后仰,“我真的没事!大哥,你先出去一下好吗?”他柔软的蓝色眼睛不自觉地带上一点哀求。

“这家伙,怎么回事……难道真如帕洛斯所说的,叛逆期到了?”心里这么想着,雷狮忍不住皱着眉头嘟哝,但还是叹了口气遵从了男孩千年一遇的请求,“算了,你快一点。”

  【忍住,忍住——】

  【拜托了,忍住啊——!!!】

  虽然青年已经转身离开了,但卡米尔明显地感觉到,当他靠近自己的时候,胃部战栗感惊人地增强了。

  于是男孩在他踏出房门的那一刻,不得不放开了自己对喉咙的钳制,“哇”地一口吐出了一朵一朵互相连接着的紫蓝色花朵。

  以及一大片,有着鲜艳红色的液体。

  【停不下来了。停不下来了。】

  青年猛地扭头,像是要接住什么似的伸出了自己的双臂。男孩在他的脸上看到了几秒前自己所展露的,那种名为惊惶的神情——

  “卡米尔!?”

***

    “我会帮你和他说的。”

    “……我该说谢谢吗,卡米尔?”

    “不用谢。”他说,“我先走了。”

  他拐过走廊的时候,看到青年大喇喇地叉着脚坐在长椅上,听到声音才转过头,紧接着他眼前一花。卡米尔借着势头往后一仰,然后用右手向前抓去。

  一瓶……水。

   他还真的去买了啊。

  “怎么样,卡米尔?”

  “还行,人挺精神的。”

  “你猜的果然没错?是佩利?”

  “……啊,的确是。”

  “哇靠这可是个大新闻啊!!!”

***

“所以我们团里都出事了大哥你的内心还是只想着要搞事是吗。”

-----TBC------


碎碎念时间【必看!!!】

咳因为文笔不好 所以肯定有一些bug 我这里给大家统一解释一下下。

最后有一小段跳了时间点的 大家自行分辨就当做阅读理解吧【什么

部分我可能有点崩超抱歉辣……是因为强行加入了自己对这两对的理解吧。

你们能看到这里我超开心的!

所以请留下你的小心心【划重点【被打

说好的手书链接

戳这里 饺子我爱她【强调

关注我看后续小窗戳雷卡【哔——】【等等

PS:

后文有瑞金【这个人废话超多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6)
热度(128)
  1. lzrxdynbbfnldwyXlzrxdynbbfnldwyX 转载了此文字  到 东方奥利嗷
  2. lzrxdynbbfnldwyXlzrxdynbbfnldwyX 转载了此文字  到 东方奥利嗷
©lzrxdynbbfnldwyX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