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zrxdynbbfnldwyX

“为了你我愿意去任何地方。起飞吧。”

我是 弦

✨具体授权请私聊✨无授权转载搬运菊爆拉黑✨

已出坑 很累了 会去小号写文了

【雷卡/全员向】震惊!年段第二名竟然对卡米尔做出这种事!?【全文】

【雷卡/全员向】震惊!年段第二名竟然对卡米尔做出这种事!?【上】

*现代学生私设,全员聚众堵勃
*惩♂罚♂游♂戏【……
*雷卡/瑞金,【上】无安卡【下】有高亮预警注意!!! 其余全员友谊向
*本篇→无任何安雷安倾向感谢! 勿要ky please!!!:D

神经病产物,祝福总生日快乐嗷嗷嗷嗷嗷嗷!!!😘盼盼老师福如东海寿比南山身体健康美貌动人!!!!! @小判 🎂🎉
食用愉快↓

***

佩利和帕洛斯进入合租房的时候的时候,一群人正坐在地上进行眼神之间的互殴。

凯莉的棒棒糖在手里搓了一圈:“三个K带一个六。”

格瑞面无表情紧随其后,“啪”地放下手里最后一叠牌:“三个A一个Q,没了。”

金:“……不要不要不要,过过过。”

紫堂幻面色稍有不忍地探头看了眼金手里那一叠叠的好牌,感叹于金的幸运A与大概不存在的智商——那傻孩子根本就没想过要遮牌,所有人都把他的牌吃透了:“我……四个八,王炸。”

金:“……”

紫堂幻:“啊,我也没了。”

坐在紫堂对面的凯佬抬头看他一眼,把嘴里的棒棒糖咬得嘎吱嘎吱响:“金?你怎么样?”

金:“不要。而且还没到我呢……”

凯莉说:“那感情好。轮我了,四个J,炸!”

金转头环顾全场,似乎只剩下他手里还有牌没下完了,大家都一眨不眨地盯着他,流露出渴望而期待的眼神。

“快喝快喝!榴莲香菜汁一定超棒!还没有人试过那个呢!”

……这个是艾比自己选的了。

“姐你别瞎说,刚刚安迷修不是试了么?”

“对哦。他人呢?”

“……他不是横着回卧室了。”

“对哦。”

“……”

金:无神的双眼,失去了对生活的渴望。

***
“你们在做什么?”帕洛斯问道。然后他一只手提着书包,一只手把地上乱七八糟的物品挪开好找个地方坐下来。

“聚众,”鬼狐眯着眼睛打哈欠,“堵勃。来不?”

佩利完全没听,跟在少年后面探头探脑:“我饿了,有吃的吗?”

雷狮头也不抬,上局他第一个赢,现在正轮他洗牌:“来的正好。佩利自己去餐桌上找吃的,帕洛斯赶快过来陪我们打,缺人。”

俩呆毛缩在后面偷瞄佩利,瑟瑟发抖。

“金,你要菠萝苦瓜汁还是还是芥末芹菜汁?”凯莉笑眯眯地问男孩,“选菠萝苦瓜汁吧,我可以给你少加一点菠萝哦?”

菠萝苦瓜汁是凯莉选的。

金挣扎了一会才露出英勇就义的表情:“苦瓜汁就苦瓜汁,来吧!!!”

格瑞:“金,等等……”其实还可以选择今天负责众人的晚饭。

但是男孩已经豪气冲云地一饮而尽了。

“金。”过了好一会儿还没有听到男孩的惨叫,格瑞心下暗道不妙,“……你还好吗?”

“……”

金打了一个嗝,一手拽着发小的肩膀,双眼无神地保持沉默。

“呃,金?”紫堂犹犹豫豫地伸手,推了男孩一把。

金:突然发疯.jpg

——啊,我们的勇士金,他光荣而壮烈地倒下了。

【——您的好友 金 已掉线——】

***
“什么嘛,就这样啊。”帕洛斯嘴里叼着从凯莉那儿捞来的棒棒糖,“不如我们来玩点新的。”

“玩什么啊……”埃米有气无力地应了声。上局是他没输,但是由于万年倒一金已经中毒升天,最后一名变成了他姐;由于金和安迷修反应的方式太过惨烈,他姐就选择了做晚饭;由于他不想被自己的亲人活生生毒死,于是他选择了代替他姐做晚饭。

“不如就……输得人去表白怎么样?”

“表白?”凯莉回头看他,“这个好。”

埃米镇定举手:“报告!我没有喜欢的人。”

“这还不简单……”女孩又掰了一根草莓味的糖果,“就随便指定一个人表白呗。”

金瞪着眼睛靠在嘉德罗斯身上装死,无视大赛第一黑沉的脸色,半天应了句:“找谁?”

……啊,有意思。凯莉心想,格瑞脸色都绿了。

“最好找个没参加的,”鬼狐说,“今天有谁没来?”

众人面面相觑。

“卡米尔在楼上自习……”最后一个声音弱弱地回答,不知道是谁作的死。

——格瑞的脸色更糟糕了,连带着雷狮。

“这个好!”帕洛斯无视雷狮恐吓的眼神,“那就卡米尔好了。”

“等等!我也要玩啦!”金兴致勃勃道。

格瑞:“……金,你坐过来一点。”

***
“四个Q!王 炸!!!”金简直要喜极而泣了,毕竟这是他在安迷修回房间之后拿到的第一个倒数第二。

【这一次被淘汰的选手已经诞生!他就是————】

“帕洛斯,”打牌永远第一的雷狮翻着白眼继续洗牌,“你好low噢——”

连金都打不过。

帕洛斯陷入了绝望:“……我觉得这有失公正。”

【但无论如何选手们都万万没想到,改变游戏惩罚方案之后,第一局输的人竟然会是提出议案的帕洛斯!!】

凯莉:“帕洛斯,一开始也是你选的惩罚方案,你可得好好执行啊。”

帕洛斯转头环顾全场,大家都一眨不眨地盯着他,流露出渴望而期待的眼神,这是多么,令他熟悉,而怀念的表情啊……

帕洛斯:“我可以选择榴莲香菜汁吗?”

鬼狐回答:“不行。”

凯莉说:“榴莲香菜柠檬苦瓜芥末汁也不行哦。”

这一点上兄妹俩倒是诡异地取得了共识。

“……”帕洛斯最后还想挣扎,“金,我其实挺喜欢你的。只是因为我们老大——”顶着雷狮冰冷的眼神,帕洛斯意识到如果他去了他今天就必死无疑。

“滚。”金坐在年段第一第二之间冷漠地回答,“会被骗两次,我又不是傻。”

***

卡米尔在楼上沉迷学习,听到门后传来叩叩的声响。他拉开门,不那么愉快地看见了他现在不怎么想看见的人。

“下午好,帕洛斯。”他很警惕地用身体稍微掩了下门,“请问你有什么……?”

“卡米尔,”少年怀着必死的决心英勇地握住了他的手,“其实我,我……”

“???”

卡米尔:“等等,帕洛斯,有话好好说,你先放手!”

但已经来不及了,帕洛斯说:“……其实我挺喜欢你的。”

卡米尔:“你先放手,安莉洁那儿有脑残片,别忘了去吃。”

帕洛斯:“不!卡米尔,我是真心的,只是因为我们老大他!”

卡米尔冷漠无情地抽出了他的手:“对,就是因为大哥他不让我早恋。”

然后他转身“咣”地把门关上了。

帕洛斯:“……”

“哦对了,”门又开了一条缝,男孩的声音从里面传出来,“下次你能不能换一句话,我都快听吐了。这样有人会答应才怪。”

帕洛斯:“……”

他也算尝试过了一把一开始就注定要失败的告白。

***

“我有问题。”第二轮开始的时候,帕洛斯忍住不看对面的雷狮,拿牌的手微微颤抖,“什么时候才能换一个表白对象?”

“等到卡米尔答应了呗。”凯莉叼着糖很无所谓地说,“一对八。”

帕洛斯:“……”我觉得这有失公正。

那既不是只要雷狮输一局游戏就可以结束了。

事实证明这种情况是不存在的。年段第四打牌的技术远远把年段第一这样平时除了打架还是打架的好学生远远甩在后面,成功打败年段第二第五,四度夺得桂冠。

于是第二局,也就是帕洛斯拿到一手好牌之后,毫不出乎意料,金再次光荣夺得倒数第一的宝座。但就在他站起来的时候,左边的少年突然出声。

“等等。”格瑞说,“我可不可以替他……?”

众人都惊诧地看着他。

凯莉:“我靠格瑞,你不是吃错药了吧……”

“……没。”他只是想象了一下金红着脸告白的样子,他觉得没有人能够拒绝金。

【……其实不能拒绝的只有你和俺而已。】

“……”格瑞说,“谁去把画外音揍一顿。”

金感动地流下了眼泪:“格瑞,你永远是我最好的朋友!”

格瑞笑不出来:“哦,是吗。”

***

当卡米尔起身拿后熊的时候,他隐隐地听见楼梯口传来一阵楼板被踩踏的声音。

男孩像是有所感应一般地打开了门,而门口站着表情和心情都冷若冰霜的年段第二。

“格瑞,你,”他心里涌起了不好的预感,“你该不会……”

格瑞:“卡米尔,我……”

卡米尔:“稍等,你别……”

格瑞:“我,我喜欢……”

卡米尔:“……”

格瑞:“我喜欢金!!!”

卡米尔:“???”

我说大哥你的人设呢?
现在情侣都这么凶残??
秀恩爱非要跑到人家房门前来敲门昭告天下???

卡米尔:“呃,我是不是需要祝你们99?还是呃——不对,我需要消化一下,啊,哦,呃,你刚刚说了啥?”

格瑞:“没啥,就问你怎么追金……”——一时口误就当没发生过吧。

这时候他倒是想起人设了。

卡米尔:“……哦这样。”

***

下面众人左等右等还没见格瑞下来,凯莉说:“怎么回事?该不会真成了吧?”

雷狮:我不听我不信我弟绝对很坚定。

***

情急之下,最后堵勃小分队派了幸运A的金上去进行视察。事实上雷狮也想上去不过被凯莉阻止了。

鬼狐:“凯莉,为什么不让雷狮去?”

凯莉:“他上去就不好玩了嘛。”

金绕过墙角,刚刚要进入走廊的时候,突然听见自己发小的声音,有些模糊不清:“……,……我喜欢你。”

金:“!”那一瞬间他沉寂多年的情商突然在最不该爆发的时候爆发了。他迅速地退回了墙角,然后做了一个莫名其妙的动作——也就是蹲下来——开始听墙角。

【宝贝,听墙角不是真的听墙角,快起来,地上凉。】

紧接着男孩听见卡米尔用一种很奇怪的,像是嗲了一重的声音活泼而不失僵硬地说:“真的吗!格瑞,我也喜欢你!我们永远是最好的朋友!”

金:“……?”

这,怎么听起来有点耳熟……?

【耳熟就对了,我的傻孩子。】

格瑞继续说:“不,金,我对你的喜欢,不是那种喜欢……”

金:“!!!那是哪种喜欢!?”

卡米尔:“那是哪种喜欢?”

格瑞:“是那种……恋人之间的……喜欢。”

卡米尔:“我觉得ok。你就这么说可能行。”

金:“……”

“凯莉……”

凯莉停下唠嗑,转头看金:“怎么了?格瑞呢?他怎么没和你一起下……金?”

金看着他们,然后在众目睽睽之下直接融化了:“我不知道……”

“!金!!!”

***

卡米尔这次压根没进房间,他坐在楼梯口往下瞪。

埃米胆战心惊地站在楼梯上不知道该上还是该下:“……下午好啊,卡米尔?”

卡米尔了然地翻了个白眼:“来了?这回又是怎么样的?”

男孩咽了下口水,然后他大声而有感情地朗诵道:“温柔的心,是送给快乐的人!浪漫的心,是送给有情的人!永恒的心,是送给等待的人!啊!愿把一颗祝福的心,送给我最亲爱的人!”

卡米尔:“……”

埃米:“爱你!你对我来说,就是早晨的面包,晚上的香蕉,山东人的大蒜,四川人的辣椒!”

卡米尔:“……”

埃米:“你的信息我舍不得删掉,你的笑脸我不能忘掉,你的真情我已知道,我心跳的声音不想让你听到!你是岸,我是船,你是太阳,我为你转,幸福有你才能算,给我世界都不换!”

卡米尔:“……喂,我说……”

埃米:“是因为爱!才悄悄的躲开!躲开的是身影,躲不开的是默默的情怀!今天,我终于鼓起勇气,向你表达我的爱哎哎哎哎哎哎哎哎哎哎哎哎哎哎哎你别走啊我还没说完呢!”

“比起那个,”卡米尔冷静分析,“我更想知道你是怎么背下来的。”

埃米很得意地回答:“小意思啦!你以为我语文第一名是白考的吗!”

“……也只有语文第一,”卡米尔说,“而且我也知道为什么鬼狐的剧团不收你了。棒读过于严重,好好一段深情的表白被你说成了我爱祖国式的发言。”

“卡米尔别提这事,我们还可以好好做朋友不是吗。”

“不好。你刚刚才向我表白,现在又要友谊天长地久,我觉得不行。”

***

三个人轮番上阵终于让卡米尔失去了耐心。他干脆放弃了学习,过了一会儿从楼上下来直接坐到他大哥旁边观战。

但是看了一阵子他觉得不太对劲。

“你们在玩斗地主吗?”他忍不住开口问。

原因很简单,因为他发现雷狮被围攻了。

“为什么这么说,”凯莉笑眯眯地抽出一张牌当着男孩的面和旁边的格瑞换了一张凑炸,“我们明明在很和谐地打争上游啊?”

卡米尔:“……”和谐个P。

雷狮最后不敌众人,沦落为倒数第一。原因是格瑞和紫堂幻换了牌,把紫堂从一手烂牌中成功地拯救了回来。

万年倒一金还在极度震惊之中所以退出了游戏,他今天受到的刺激实在是太多了。可是事实上他甚至还没有接受过这个惩罚。

鬼狐说:“所以呢?我们继续?”

凯莉答道:“卡米尔都在这里了好没意思。而且这也太便宜雷狮了吧。我们不如换个人选……”

帕洛斯说:“好像还有谁不在这里?”

兄妹俩心有灵犀地往楼上看去。

是的,还剩下喝了榴莲香菜汁的安迷修。

***
“咚咚咚!咚咚咚!”

安迷修正从床上的书包里抽出一本五三,嘴里应着:“来了来了!诶,谁啊,这么凶……”

一打开门,他的脸就黑了:“……雷狮,你来干嘛。”

那个“这么凶”的先生板着脸,咬牙切齿地说:“安,迷,修,你是不是喜欢我。”

安迷修:“……恶 党,你神经病发作啊?”

雷狮:“你才有病,听不懂人话啊?我在问你问题!”

“当然不!我宁愿喜欢你们那个帕什么利也不会喜欢你的好吗!三观都不一样啊!”

“难道你跟帕什么利三观就一样了吗!”

“你还好意思说?说白了难道他们的意志不是你说了算的吗?!”

“瞎扯淡!那个帕什么斯利我根本管不了好吗?!”

***

“空空哐哐!”

“砰!咣!”

“咚咚咚咚咚咚哐!!!”

“楼上……”凯莉站了起来,手里还在洗牌。

“……打起来了。”

“这不是意料之中嘛哈哈哈哈哈哈。”

“意料之中?谁表个白双方还打架的,真是第一次见。”

“所以……我们这局搞谁?”

邪恶的目光聚集到了孤立无援的卡米尔身上。

“你们看我做什喂喂喂等……!我不参与啊等等!”

凯莉微笑着弯腰抽出了一叠牌放在他面前。

“——卡米尔,这可由不得你咯。”

***

“咚!”

“恶 党,不要踩楼梯撒气!你这个恶劣的家伙!”

“你敢说我恶劣?你知不知道上次你煮的饭有多么难吃!佩利回来都闹肚子闹到医院去了!”

“请问这两个事情之间有什么关联?”鼻青脸肿的两人从楼上一路打到了楼下还不停歇,“再说了你根本没吃过!那次我记得你就没来好不好!”

“即使我没来也改变不了你厨艺糟糕的事实!”

“那又如何!总比某人连饭都不会做来的好……你该不会一直都吃卡米尔煮的饭吧?”

“这句话还给你!”而对方理直气壮地回答,“那又如何!”

雷狮和安迷修打不动了,嘴上还在吵个不停。当他们经过正在打牌的众人时,蓝绿色眼睛的少年突然被扯住了衣角。他回头,正好对上一双湛蓝的眼珠,咕噜咕噜地转了一圈。

男孩开口道。

“安迷修,我喜欢你。”

***

“……”

多么令人智熄的操作。

安迷修的脸慢慢地红了:“呃,不是,我,那个,你……”

卡米尔:“……”在众目睽睽之下他终于反应过来自己刚刚说了什么惊世骇俗的话,于是他的脸也一点点熟透了。

众人:yooooooooooo——

“……沃日安迷修你在脸红什么!你不要对我弟有什么非分之想!!!”

“不,我说恶 党……”

“Sorry!!!”雷狮和善地笑着举起了菠萝苦瓜汁,“no way.”

***

卡米尔:我十几岁我好累。
雷狮:气到放电。
安迷修:我不是我没有。

***

全文整合了 方便大家阅读👀也不用走链 接那么麻烦啦
有错字请跟我说!!!

无论未来发生什么,希望你曾经喜欢过他们;无论是哪一对你所现在热爱的他们,你都能一起共同与其面对风风雨雨!

感谢所有看到这里的你😊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17)
热度(474)
  1. lzrxdynbbfnldwyXlzrxdynbbfnldwyX 转载了此文字  到 东方奥利嗷
©lzrxdynbbfnldwyX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