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zrxdynbbfnldwyX

“为了你我愿意去任何地方。起飞吧。”

我是 弦

✨具体授权请私聊✨无授权转载搬运菊爆拉黑✨

已出坑 很累了 会去小号写文了

【凹凸/雷卡】那么,来吧。

*俺流雷卡 第一次小甜饼 偏原著向 长章
*兄弟俩都很帅。
*HE 师糊生日快乐!
*手机码字可能有错×……总之食用愉快哇↓↓↓

【那么,来吧?】
【他听见青年这样问了。】



***

    最后卡米尔倒在地上那一瞬间,他脑海里闪过了浑身的骨头都要散架的推测。

    上次痛成这样是什么时候,他已经记不得了……或许。唯一有印象的是很多年前曾在皇宫里 为了某人还是谁打了一架,然后就再也没有了。

    他果真印证了那句“孩子不应该被保护的太好。”


    喉口弥漫着的血腥味,在他快要失去意识的时候化成了眼前一道道明亮的雷电。


    那是它们的主人愤怒的标志。


    这时昨天早上草莓甜麦面包的味道涌上了卡米尔的舌尖。他是真的很喜欢那种味道。


————————那么,来吧—————————

***

    少年头上那一抹金色晃得男孩眼晕。



    雷狮翻着白眼走过去,一手直接将灰扑扑的小男孩提溜起来,嫌弃地将手又伸远了点。


    “这——么——脏——那几个蠢货是直接将你踹进粪坑里了还是怎样。”

    男孩面无表情。他怀疑卡米尔生来就不会发脾气,即使被他提得高高的,也像只被驯服的鸡崽一样乖巧地用脑袋贴着他的手掌任揉任搓。这只小鸡崽灰扑扑的小脸上一双圆滚滚的冰蓝色眼睛忽闪忽闪地盯着他,那种清澈让雷狮想到寒冷冰原上凛冽的季风和升腾的雾气。


    “……”少年被他看得一时语塞,心里涌起一股无名火来,“会不会说话?他们怎么你了?”

    “……不是,粪坑,”男孩耷拉着脑袋小声嘟嘟囔囔,“就,是,厨房后面的,柴……火堆。”


    “磕磕巴巴磕磕巴巴,你刚学会说话啊?”少年气急败坏,一松手直接把男孩丢到地上,但被扔的那一方反而没有发出一丁点声响。卡米尔瘦的只剩下一把骨头了,所以他被拎起来的时候简直像一个空荡荡的布袋一样,没有分毫重量可言。雷狮觉得他大概是想把自己饿死。

    于是兄长心里的不爽愈发膨胀,他恶狠狠地瞪着跌坐在地上一言不发的堂弟:“你都不会喊一声疼吗?简直跟沙包一样,打在上面屁都不放一个。也不知道那些个蠢货怎么会以揍你为乐。”

    卡米尔默默揉着自己的腰,在冰冷的宫殿瓷砖上把自己缩成一团。



    这种时候应该说什么?他很抱歉?



    ——估计会被雷狮揍得更狠吧。


  “所——以——说——卡米尔,”少年没有去拉他金红色的软绒披风,而是任由着那块象征着尊贵的皇族地位的毯子从他肩膀上滑落下来,其间眼神没有从男孩身上移开过,“被人揍的时候应该做什么。你知道吗?”



    口气可以说是很糟糕了。于是男孩抬起脸,水蓝色的眼睛透过长长的刘海带着一点疑惑和湿意委屈兮兮地看他。



  ——该死。喉口的重话都已经到了唇边被他一看又像舌头打结似的给硬生生咽了回去。



  “还手。呵屋安——还,失偶——手。”雷狮说,“——总而言之就是揍回去。这下总该听懂了吧?”



  卡米尔懵懵地眨了眨眼睛。看样子他还没反应过来。


  “……啧。”雷狮上前一把把他从地上拽起来,然后又一拳扣在男孩左肩膀上,力度不小,卡米尔没有防备,冷不丁被撞得踉跄着退后几步,估计再加大点力他又要跌到原位去,“——喏。这叫揍人,懂了没有?”说着又用手拽他的胳膊,用男孩的拳头指着自己的左胸口,“来来来,就这里,给我表演一下让我知道你搞明白了,嗯?”



    男孩鼓了下脸,从善如流地就借着雷狮的动作伸出食指轻轻地戳他。



    雷狮不满地皱着眉头。



    “有没有点力度啊。——给猫瘙痒呢?”



    卡米尔看少年脸色似乎不太好看了,只能使了点劲一拳砸到他胸口上。



    “这不是会——吗。”同时雷狮毫不留情地扭过男孩的手肘,然后将两只细胳膊狠狠扭到身后钳制住他,“记吃不记打的家伙。学会了没?”



    卡米尔觉得有点难受,他垂着脑袋细细地哼了一声,但是并没有表现出要挣扎的迹象。

    真的跟只刚出生的小动物似的。雷狮心想。

   【然而小动物也是会咬人的。】

   卡米尔对那些不怀好意的人这么回答。

***

    “喂。”他不知道自己的仆人的名字,因为并不需要,反正他的“兄长”一段时间都会把他身边的人一个个换掉,“那边,怎么了。”

   “肯定是皇子们又和那个小杂种又……‘闹’起来了,”侍从选用了一个相对而言较为温和的字眼,“您还是快走吧,没有必要参与这些下人的事情……雷狮殿下!”

    雷狮直接绕过他径直向乱哄哄的另一边走去,指尖跳跃闪动的电火花表明他现在的心情并不太晴朗:“你最好在我想要你彻底闭嘴前闭嘴。”

   侍从有些惊恐地哆嗦了一下。虽然自他给雷狮当仆从后并没有像从前那样受到虐待,殴打一类的惩治,但是皇子喜怒无常的性格给了他很大的心理压力。而且听说从前雷狮的侍从一段时间都不明不白地消失了,因此皇宫里甚至传出过雷狮是食人魔的传言。

    “下次再提那个字眼,”不远处上演着单方面围殴男孩的闹剧,雷狮紫色的瞳孔里酝酿着风暴,“我就要你好看。”



   “喂,”为首的人弯下腰来一脚踢在卡米尔腹部上方,“这就不行啦?刚刚不还挣扎得很厉害么,小子?”

    “叫什么名字来着?”有人嬉笑着说,“是不是就叫雷狮的小弟?”


    突然身上的阴影放大了,对方狠狠地拽着他的领口将他提了起来,扭曲的面容倒映在男孩骤然睁大的蓝眼睛里。


    “可怜的小杂种。你敬爱的雷狮殿下知道你的名字吗,傻孩子?”他用一种令卡米尔反胃的口气嘲讽着,“他就是一个蠢货,你也一样,迟早被太子殿下弄死。”

    卡米尔喘着气,恶狠狠地瞪视他:“你最好,给呃,我……闭,嘴!”

     “哟,你看,还挺凶啊,”对方大笑起来,转头和那些同样丑陋的面孔如此说道,“一只护主的小狗罢了,可惜连咬人都不会……我靠!”

    “咚!”

    卡米尔就着被提起的姿势,右手狠狠地扭过他的手腕,借着着力点往他身上用力一蹬,然后左腿甩过来直接踢在他小腹上。

    “谁,跟你说,我不会,咬人了……!”

    “啧!”男人扭了扭脖子,一只手拽起他的头发,“真是不听话……今天我就替你的雷狮殿下教训教训你……”

    头皮被撕扯的感觉疼得男孩眼冒金星。他甚至觉得自己下一秒就要死去。

    但是他没有。

    “靠!你这小兔崽子还敢咬人!给我打他!”

    他还活着。

    “你,不配提他的名字。”男孩被摔到地上,他垂着脑袋还在冷笑,“我与你们确实是不同的,我心甘情愿做他的侍从,而你们——”

    他究竟是为什么而活下去?

    “——不过是被迫,听命于另一个幼稚皇子的可悲走狗而已。”

    谁知道呢?

   也许只是为了前天晚上雷狮放在阁楼堆门前的一块甜麦面包罢了。

    ——他还记得是菠萝果酱夹心的呢。

***

    说老实话,雷狮还是第一次见到有人那么打架。粗暴,野蛮,毫无贵族气质可言,是人类最原始的发泄方式。


    男孩打架的方式非常简单粗暴,抓,挠,踹,他看到卡米尔一口咬在对方的手腕上,留下一道深深的血痕,但是这除了激怒对方并没有什么用。


    “喂。”他站在后面很无所谓地看,直到有人 一拳打在卡米尔脸上才出声,“那个打脸的,谁?”


    被拍肩的那个人下意识地打了回去:“你谁?关你什么事……雷狮殿下!您怎么在这里!”


  “诶。你这话我可不爱听了,”少年矮他一个头,但是却眯着眼睛像俯视着他一样说道,“为什么我不能来啊?”


    “你说什么!”为首的青年不耐烦地回头看他,“雷狮又怎……!”

    “午安,太子殿下的小弟?”被注视的皇子和善地笑着,“打架开心吗?”

    “三皇子,”不知道谁接着喊了一声,紧接着有人此起彼伏地惊慌喊道,“是三皇子!”

    “别打了!”

    “三皇子殿下来了,快走!”

     人群作鸟兽状迅速向四面八方散开了,为首的几个一溜烟跑得贼快。雷狮歪着脑袋眯起眼睛盯着他们的背影看了一会儿,才慢吞吞地伸个懒腰走了两步。

    “我说,卡米尔,”少年低头看他,“这回反抗的不错。”

    过了良久,男孩才闷闷地应了一声:“……殿下。”他的嘴角破了,留下一圈淤青,说话也很不便。

    “打得很凶啊。”

    “是的……”

    “怎么?没问题的话那就走吧,我给你上药。”皇子转身,“喂,干嘛不走?”


    站不起来。

    刚刚踢出去的那一脚帅归帅,但事实上他并没有鞋子穿,等于光脚踹在对方的大腿骨上,这一下直接扭了脚腕。脚踝处传来的阵阵刺痛感提醒着卡米尔他现在并不具备直接站起来的能力。


    雷狮静静地看着他,半晌才说:“卡米尔,扭到脚了吗?”

    “……是的。”他低着脑袋,“殿下,实在抱歉……”

    “这样就站不起来了吗,你果然还是太小了。”雷狮紫色的眼睛慢慢地暗下来,他弯下身子俯视着男孩道,“如果你要跟随我,以后这样的日子还多的是呢。”

    卡米尔抬起脑袋回视少年的眼睛,沉默不语。

    撑不住了就放弃吧?有声音在他耳畔低语。反正你也不会过比现在更糟糕的生活了。每天都为了某个人的荣誉不得安宁,这样真的值得吗?

    如果回到从前……也就是如从前一样,待在这个牢笼里直到死神来将自己领走,浑浑噩噩地过一辈子罢了。

    “那么,你还是坚持之前的决定,打算成为我的内侍吗?”他半开玩笑地说着,“会像这样天天打架哦。我可不会温柔的。”

    虽然他看上去并不是那么认真,但是卡米尔还是从中看到了一点隐秘的期待。

    “我愿意。”他听到自己回答。“我以此为荣。”

    就是这样一点点微不足道的,不值一提的期待与欢喜,支撑着他的灵魂度过了那之后很多个日日夜夜。

   “很高兴听到这样的回答。重新认识一下,我叫雷狮,怎么称呼你?”

   男孩觉得这样很傻,也很好笑,但他还是慢慢地说,“……卡米尔。”

    那位殿下笑起来,然后向他伸出一只手,“很好。”

   ——而且他确信接下来也将给予他希望。

    “那么,”他将自己还带着淤青的手准确无误地放进了对方的手掌心里,然后被紧紧地握住了,那个人如此说道,“来吧。”

***
  

    “清醒了。” 雷狮的脸影没在阴影里,看不出喜怒,“站的起来吗?”

    他试了一下,脚踝处传来熟悉而陌生的钝痛。

     “好像……不能。”这么多年来卡米尔早已学会了对自己的大哥坦诚。他永远看得出自己是否在撒谎。

    “你这家伙真是麻烦,说晕就晕,”雷狮说,“知不知道你刚刚差点被干掉了。”

    “……真的很抱歉。”他干巴巴地回答,“又给大哥添麻烦了……”

    雷狮沉默了一瞬,弯下腰来看他。

   “卡米尔。”他问,“你有没有后悔过跟随我?”


    “从来没有。”男孩突然产生了好笑的情绪。

    “就像刚刚,你差点就死掉了,”雷狮毫不避讳地提起那个他人唯恐不及的字眼,“也没有后悔过吗?哪怕只有一次,就那么一瞬间?”他紧紧地盯着卡米尔的眼睛,“跟我说实话。”


   “没有。大哥,别跟我说你后悔了。”


    逆着迷宫里微弱的光线,他看见青年弯起眼睛,向着他伸出了自己的右手。恍惚中影像重叠,他听见雷狮带着笑意说道——

   “那么,来吧。”

    又一次,紧紧地握住了。

***

感谢读到这里的你❤😊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19)
热度(154)
  1. lzrxdynbbfnldwyXlzrxdynbbfnldwyX 转载了此文字  到 东方奥利嗷
©lzrxdynbbfnldwyX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