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zrxdynbbfnldwyX

“为了你我愿意去任何地方。起飞吧。”

我是 弦

✨具体授权请私聊✨无授权转载搬运菊爆拉黑✨

已出坑 很累了 会去小号写文了

【雷卡】Later/在那之后

貌似没什么雷点【。】但还是预警下!【OOC?


a.


雷狮几乎已经连续三天没有睡觉了。

他既不放心让佩利守夜,也不放心让帕洛斯和佩利一起守夜。

让帕洛斯单独守夜?

要是自己真有那么蠢的话,不如他现在就去死掉算了。

 

“干脆去安迷修他们帐外打地铺好了,好歹他不会趁着我睡觉偷袭我。”他自暴自弃地想着,觉得自己有一点心酸。

 

所以第二天雷狮的黑眼圈占据了他的半个脸,佩利问他:“老大,你昨晚去干嘛子啦?”

“我除了守夜还能干嘛。”他没好气地回了一句。

“那今晚我来守吧!每天晚上我都很有精神!”

“就是因为你很精神才不敢让你来守夜啊!”雷狮狠狠地揉了一下佩利的脑袋,”我可不想睡一半被人打醒。”


最后当天晚上撑不住还是躺了下去;据说是由于夜里冷怕他冻着,帕洛斯还虚情假意地给他盖了件外套。外套意外地很薄,盖在身上其实没什么真实感,还是他最讨厌的绿色


于是雷狮睡得更不好了,翻来覆去一晚上没阖眼睛。早上起来的时候晨风吹在脸上有点凉,一时间没忍住打了个喷嚏,他才发现已近了。


b.


许多人好奇海盗团平时都做些什么打发时间。其实也没什么,吃饭睡觉踩鶸,说实话雷狮本人也觉得无聊的要死。

他不知道为什么别人都把海盗团重度神明化了,好像他们就不需要吃饭睡觉五谷轮回似的。记得大概是九月份有一次问裁判球买蛋糕,路过的某个小队里不乏男性参赛者,居然都对着他露出了那种仿佛第一次见到蛋糕有吃这项功能般大吃一惊的表情;这令他非常不爽,不过因为那天还有急事,就没有撸着袖子冲上去和他们干架。


但他知道虽然很多人明里暗里地diss他的队伍,但还是对加入海盗团有一些憧憬的。就比如两天前听说雷狮海盗团有空余的名额,人人都想分一杯羹。搭上大赛前五的顺风车当然没哪里不好,只是前来自荐的参赛者很多,但是能够直立着离开的却没几个,倒是海盗团全体的积分都上涨了不少。安迷修因此还跑过来找茬,原因就是他觉得雷狮在骗取其他参赛者的积分。

雷狮就烦安迷修这点,觉得这家伙有时候颠倒黑白得过分了;但是他又懒得辩解,痛痛快快地陪对方打了一架,都累得糊在地上了,雷狮才叫他过来,然后点开终端浮标上的公告栏好让他看个清楚。

【——海盗团纳新。爱来不来,来了后果自己承担。】


随后场面一度十分尴尬,具体过程雷狮不想仔细回忆。


“老大,”帕洛斯为难地看着笔记簿上的名字被一个个划掉,“没有一个满意的吗?”

佩利还在不远处疲惫地用从裁判球那里抢来的打印机复制着五三上的理化题,闻言非常期待地转过头来看他。

“没有,”雷狮板着脸敲黑板,“都笨死了。”


所以刚过两天公告栏上的雷师海盗文化研究兴趣小组的纳新就撤下来了,都怪雷狮太挑。可惜没人知道后续,佩利白白浪费了十几本五三,大概是他一时间手抖印多了。


c.


“老大,按照安排,今天应该……”帕洛斯心虚地翻看日程本,事实上他也不知道是哪一篇。

“丢了吧,那东西有什么好看的。一切都按时间表来还有什么意思。”雷狮有点不耐烦地打断了他。


丢了?

帕洛斯欲言又止地瞄了眼手里做工精良的红皮老账本,它的边角被一丝不苟地抚平,没有看见翘角,可见它的主人相当爱惜它。

有点可惜,不过也不是他的。


“那我们?”

“随便走走吧,走到哪儿算哪儿。”

那个看上去已经有些年头的笔记本就被放在了一张无名的长椅上。

佩利回头看了眼,总觉得有些眼熟,此时帕洛斯扯了把他的头发示意他跟上,于是他也就没再返回去捡了。


d.


“恶 党,放过他们吧。”安迷修说,“我想他们并没有招惹过你。”


“我看你是睡觉睡傻了安迷修,”青年上前一步,微笑着眯起眼睛,“消灭敌人需要理由吗?”


“你并不能证明他们是你的敌人。”


“你也不能证明他们不是我的敌人。”雷狮歪着脑袋看他们,一瞬间忍不住拍着手哈哈大笑,“——就像你并不能证明他们并不是你的敌人一样。


安迷修愣了一下,突然背后一凉,他下意识地偏头,一束白色的光刀几乎擦着骑士的头皮过去,几根被削断的棕色发丝飘了下来。


“该死,没打中!”

“还愣着做什么,快跑啊傻子!”


青年慢慢地扭头,只看到几个有着不甘眼神的人影消失在了原地。


“以你的速度,抓住他们不是难事吧?”雷狮饶有兴趣地欣赏着这幕大戏,“还真是好心肠呢,安迷修?”

出乎他意料的,对面的青年并没有露出什么难以置信的表情,而是平静地接受了这个现实。


“我帮过的人很多。”他说,“这种情况自我参加大赛以来不在少数,已经习惯了。”


“有一就有二,有二就有三。也是服了你了,非要把自己搞得那么狼狈。”他转身离开。帕洛斯很快跟上,佩利不甘心地瞪了安迷修一眼,一步三回头地大踏步走。


“虽然以后也不可能合作了,但是至少我们不会因此变成仇敌,他们也没有理由来报复我。”安迷修冲着他的背影大声回答道,“这你再清楚不过了,恶 党,惹恼还活着的人是世界上最后患无穷的事情了。永远不要小看那些当初看起来并不是很强的人,仇恨的力量会让他们变成魔鬼——!”安迷修一惊。


——一把锤子架在他的脖子间,而他根本还来不及反应。


什么是仇恨?

仇恨又带来了什么?

一抹红色飞快地闪过,然后变成了更多的鲜红,毫无预兆地在他眼前烟雾般弥漫开来。

【看到了吗,他都是因为你——】


“闭嘴吧安迷修——”


那种感觉再次席卷了他的全身。

他突然觉得很累。比之前打的所有战役都要来得疲惫。


“我很累,不想和你再多说什么了。”


他觉得他真可怜。


他觉得他很可怜。



e.


谁也没有发现昨天已经是秋天的最后一天了。

雷狮仍然穿着那件他最喜欢的连帽衫,一件外套也没有披。凛冬的风密密地吹在他脸上,刺痛感使他忍不住呲了下牙。


帕洛斯慢了一步站在他身后,头也不抬地往自己身上裹大衣,抬头的时候看他拿酒的手微微颤抖,忍不住说了句:“老大,我还是建议你多穿两件,否则真的会感冒的哦。”


佩利附和道:“对啊老大,今天这么冷,你还是再你要爱惜自己的身体!要不然怎么打架!”

雷狮:“……上身只穿了一件皮夹克没拉拉链的人没资格说我。”


说到底当着他们的面连打十多个喷嚏是挺尴尬的,雷狮自己内心戏了半天,还是在赶路中途的茶歇时间掏出了自己的储物袋,试图翻出一件有点厚度的衣服;结果刚刚试图扯出某件外套察看,就有数量庞大的其他东西跟着滚落了一地。帕洛斯不忍直视地转过了头,他敢说他没见过比这更直男的储物袋了,交杂的衣服一团叠着一团;不同种类的物品都被放在同一个包里,杂乱程度可想而知。

奇怪,以前可没见他这么不拘小节……虽然他也没见雷狮收拾过自己的包就是了。


雷狮翻来覆去地掏了好几遍,最后只找到了一条能够保暖的围巾——毛线的,带绒,手感很好,摸在手里像是某种小兽的皮毛。他把它从一大堆杂物拎出来,皱着眉头端详了一会,觉得有点动摇。围巾是大红的花色,而偏偏大红大绿的颜色他是绝对不会往自己身上套的。

当时的眼光居然有这么糟糕?他怀疑地想着。

犹豫了十分钟后,他还是顶着会被众人行注目礼的可能性把围巾套上了,绕在脖子上两个圈包住脸。


暖和了不少。


帕洛斯转过身去踮着脚给佩利理夹克的领子,假装自己刚才没看见有什么似曾相识的红皮本从雷狮乱七八糟的袋子里“啪嗒”滑到地上;也没看见雷狮慢悠悠地裹好围巾站起来,看似不经意地捡起那个本子轻手轻脚地放回了袋子里,然后他无比自然地说:“我们走吧。”


f.


那天晚上海盗团一如照常,帕洛斯不知道从哪里找出来一顶帐篷随手搭了,佩利叉着腿很大爷地聚柴生火。


雷狮一个人搬了把很接地气的小板凳坐在火堆旁边,下意识地摇摇啤酒罐才开,结果喷了自己一脸。


“……”真是气人。


他伸出空闲的左手,试图从口袋里挖出一包纸巾来擦擦脸;结果小拇指碰到了什么有些扎手的东西,疑惑地掏出来一看,是个拆了口子的塑料袋,影影绰绰地露出来半块——


“……啊?”


……半块蛋糕。菠萝沙拉夹心的,大赛官方常卖的一种。


他突然就很想尝一下,于是拆开袋子,尝试性地放到嘴里。

有点潮,但是还没变味儿。


——怎么会有人喜欢这种甜到发腻的东西?


——怎么会有人喜欢他这样恶劣的人?


雷狮闭着眼睛,慢慢地一口一口把蛋糕吃掉了。


他突然觉得眼眶有些酸涩。



——————    END   ——————



是 @空纹曜 小可爱的点文……吗?因为花吐一直没写完,就参照了第一版的点文梗www

【拖了太久自己也不记得了……

是刀是糖自己理解?

本条下继续开放抽奖!

评论抽一个人,双红心蓝手再抽一个,送零食和胶带什么的!

会和小号同时开奖!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
热度(23)
  1. lzrxdynbbfnldwyXlzrxdynbbfnldwyX 转载了此文字  到 东方奥利嗷
©lzrxdynbbfnldwyX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