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zrxdynbbfnldwyX

“为了你我愿意去任何地方。起飞吧。”

我是 弦

✨具体授权请私聊✨无授权转载搬运菊爆拉黑✨

已出坑 很累了 会去小号写文了

打扰了,挂一群人

消息 2018-1-4 8:30

墙您好,下个单。

在下是听同学说我们这里还有个学校专属挂人墙来的,赌上欧气希望不要漏单,不用配图了,谢谢您。

 

在下想挂一群人很久了,就是在下的舍友。一,二,三,四……一共六个人。【我们宿舍一共八个人,这段时间还有一个正好参加机器人大赛去了不在,而且目前他也没有什么不好的习惯让在下挂。】

 

最可恶的是,这六个人居然还被奉为校草,对,在下住在传说中的神奇宿舍,就是那个不需要发胶头发却能无风自飘的六人宿舍——哦不,其中貌似还有校花——在下也不知道为什么男寝里会有校花,不过这不重要。

 

上AT学院两年以来,在下的发际线无限后移,这样下去恶党关于在下到大学也交不到女朋友的预言就要成真了。

 

在下已经忍了他们很久了,直到昨晚终于忍无可忍。

墙还请一字不漏地帮忙发上去,向全校师生揭穿他们邪恶的真面目。

 

先说一下在下目前悲惨遭遇的解决方案。

每天晚上一旦作业做迟了,没有及时上床,有他们在在下根本没办法睡觉,以至于在下每天晚上就算作业没有写完也要早早洗漱先去睡。

 

——没办法睡觉的原因很简单,他们会说,梦,话。

 

也许你觉得,说梦话怎么了,根本就是小事情,正常人都有可能说梦话的对吧,你不能因为这种事情就出来挂自己的舍友,劳心劳神不仅伤财还费时间。

 

不,你太小看他们了。

 

第一次真正体会到那种恐惧是在2016年的期末集训。

那是一个美好而又静谧的夜晚。在下愉快地写完作业,在手机上和帮我讲解数学题目到十一点半的丹尼尔老师道过晚安,就收拾了书包关上台灯。

 

全部洗漱完之后已经十二点了,寝室里静悄悄的,所有人都睡着了,包括总是自习到很晚才回来的一位同学,我们简称他为Y。

 

于是在下为了不打扰到他们,只能轻手轻脚地换上睡衣,小心翼翼地踩着梯子爬上去——在下睡上铺——然后躺下来盖好被子。其间床铺还摇了一下,在下很担心下铺的K同学会因此醒来,但是还好,他翻了一个身又继续睡了。

 

——当时在下是觉得还好他没醒,现在只恨在下自己没能冲下去把他摇醒。

 

脑袋刚刚碰到被子,在下就听到了一阵诡异的声音。那种声音细细小小的,咕噜咕噜含糊着说不清楚的样子,在半夜直接吓出了一身冷汗。在下胆子是很小的,但是好奇心却很强,于是就一边怂着一边把脑袋移到床边寻找声音的来源。

 

“……兮,然后是!虽九,死其,犹未悔……怨!灵修……”

 

啊,不用找了。

 

居然来自于在下下铺的K同学!!!

他平时看上去那么可爱,那么乖巧,那么小一只,没想到他居然能发出那么大的声音,在深夜里,一边睡觉,一边背《离骚》!!!

 

一篇背完,他终于停了。

 

最为神奇的是,这期间寝室里居然没有一个人醒来——在下第一次这么晚睡,而且一睡都是雷打不动型的,想必除了我其他人都已经习惯了。

 

在下松了口气,终于可以睡觉了。

 

——然而天真的是我。

 

就在快要睡着的时候,在下突然听到一声大吼:“呔!!!”

 

我:“……???”直接清醒了。

 

是那个早出晚归的好学生Y同学。

 

在下一转头,他突然冲着在下睁开了眼睛!!!一对蓝色的灯泡飘在空中,师父,我没听说过还有人半夜眼睛能发光的啊!!!

 

也许是因为Y同学皮肤太黑了,上天才给予了他一双照亮黑夜的眼睛吧。

 

不过这不是重点,当时在下真的吓了一大跳,就这么呆呆地和他对视了良久。在下以为Y是被K的《离骚》吵醒了,还以为是我背的,刚想辩解,借着微弱的蓝光,在下看到对方自然无比地张开了嘴——

——这位兄台居然开始唱《西厢记》了。

 

你问我为什么会知道他唱的是西厢记?

很简单,因为Y同学发音圆润吐字清晰,第二天中午一起来在下就去搜了词,居然一字不落。

他绝对是练过的。

 

咳咳,跑题了,让我们回到案发现场。

 

在下艰难地堵住耳朵,痛苦地闭眼,决定强迫自己进入睡眠。如果只有一首《西厢记》还好,也许我苦中作乐把它当催眠曲快快睡着也罢,但是老天拒绝了我这个微不足道的请求。

 

K又开始背书了。这回背的是《孔雀东南飞》。

 

我:“……”明天早上一定要跟他们说一下。

 

故事并没有在这里就结束了,请大家擦亮眼睛看清楚在下挂的是六个人。

 

刚刚两个人一个背累了一个唱累了,还想趁着他们停顿的间隙赶快睡着,就听见一个熟悉而令人生气的声音优美连贯口齿清晰地开始,蒋,英,羽。

 

L独秀你真是好样的,英语课代表了不起是吧,还要用英语说梦话,我看你就别皮了,老老实实听你老爸的话出国留学不好吗,为什么要在这个寝室里浪费你的才华,正好带着K同学也能去国外好好念文学系,兄弟俩都能好好发展,前途多光明啊,有了名牌大学文凭回来扩大你老爸的势力范围也方便得多吧?

 

仿佛是为了肯定我心中所想,L的弟弟K同学又开始不甘示弱地背《赤壁赋》了。他对人教版语文必修二爱得如此深沉,以至于在下热泪盈眶到无法入眠。

 

令在下没有想到的是,有个人出来阻止了L继续发神经下去,我们称他为J同学。

 

J同学严肃而不失深沉地开口:“Ray,can’t you shut up?”

 

我:“……”

您这是醒了,还是没醒?

 

Y同学还在唱《西厢记》,两年来他只唱过《西厢记》,我可以肯定他只会这一首。而另外一边,J同学和L已经吵起来了,互相人身攻击的那种吵法。我已经确认J同学还在睡了。

 

Bingo,就是你想的那样。

 

They talk, in English。

 

——In English。

 

In!!!English!!!

 

 

他们开始吵化学了!!!含有一大堆在下听不懂的专有名词!!!

两个有家族势力的吵架,就是和我们凡人不一样呢。

 

第二天在下就买了棵橘子树种在我们宿舍窗前方便他们取用,不过因为是平民的橘子品种,他们就拒绝了在下的好意。

 

除了他们之外,还有两个人,在下犹豫了很久不知道该不该说,因为相对于之前的那几个货来讲,他们算是比较安静的,而且人也很好,但是每次一听他们讲梦话,我就心里难受,眼泪往肚子里流。

 

白天的时候G同学话不多,大约是这样,他梦话也不怎么讲,所以每到深夜的梦话茶话会时间,他基本都是不会主动开口的。

 

——除非有人叫他。

 

由于和之前的一位盆友重了,我们就代号这位神奇人士K同学。

K同学是个乐于助人的好少年,平时我们关系也很不错,但在下还是不得不讲一讲他每晚的恶劣行径。

 

每个深夜,到了L和J斗语言正酣【对后来他们改方言了,一个用四川话一个用闽南话,虽然据J同学说他并不会说闽南话,当然不可信因为是在下亲耳听见的啊】,K和Y一个背文言文一个唱戏音律十分和谐的时候,K小同学突然非常小声地唤了一句G的名字。

 

我:“……”这,听不见吧。毕竟G同学还在睡。

 

难不成K同学被吵醒了,希望G同学作为副寝室长能管一管他们?

 

——不,在下又错了。

 

我们传言中不苟言笑凶狠残暴武力爆表沉默寡言冷酷霸道的G先生非常淡定地回答道:“K。”

 

“你刚刚叫我吗?”

 

“没有。”

 

“我明明听见了啊……”

 

“你听错了。”

 

我:“……”

这是醒着吧?这是醒着吧!想想在这种环境里不发声却能睡得好好的人想必也不存在吧!!!

 

在下犯了一个天大的错误,就是发胶王宿舍里的每个人潜力都是无法估量的。

 

“G?”

 

“K。”

 

“你刚刚叫我吗?”

 

“没有。”

 

“我明明听见了啊……”

 

“你听错了。”

 

两分钟后,他们一字不落地重复了一遍对话!!!

 

在下的内心只剩下两个血红的大字。

【我曹,我曹,我曹——】

 

……又是一个两分钟,在嘈杂的人群中,他们岁月静好地第三次互相问候。

 

“G?”

 

“K。”

 

“你刚刚叫我吗?”

 

“没有。”

 

“我明明听见了啊……”

 

“你听错了。”

 

 

在下仿佛听到一个声音在我心中响起。

 

“新一套中学生广播体操,FFF团在召唤——”

 

经过这样噩梦般的遭遇,在下一晚上没睡,第二天就发烧了,高烧,直到中午才从床上爬起来,请求昨晚唯一保持安静的Z同学——也就是目前不在的那位好旁友——帮我带一点吃的,要正常人的食物。、

在下还没活够,在下还能继续。

 

在下的故事到这里差不多就结束了。那一天过后,宿舍门前多了一颗橘子树,K同学睡到了L总的下铺,Z同学换了过来,公用衣柜里多了一套印有神奇花纹的尖帽黑袍子,书架上多了一本书,《笑着活下去》

 

匿不匿都行,反正他们也能猜到在下是谁。

 

 来自 @AT学院挂人墙 

 

评论 2018-1-4 12:10

 

唉米

 

沃日,不会是我想的那个宿舍吧!

 

星空与月 回复 唉米

 

就是的,不要随便怀疑自己的眼睛。

 

唉米 回复 星空与月

 

马耶,我这就去跟我姐说让她远离那个宿舍的人!!!

 

评论 2018-1-4 22:10

 

养机器人也很不容易啊

 

……我不在的时候你们都发生了些什么……

 

矢量箭头 回复 养机器人也很不容易啊

 

紫堂……我晚上,真的,有这样吗……?

 

养机器人也很不容易啊 回复 矢量箭头

 

虽然其他人我不知道……但是金,你可能真的…………

 

哎比 回复 矢量箭头

 

哇看到活的金了!捕捉!

 

评论 2018-1-4 22:12

 

Grey

 

啧……。

 

矢量箭头 回复 Grey

 

……………………

 

Grey 回复 矢量箭头

 

私聊。

 

评论 2018-1-5 12:28

 

Ray

 

班长,其实故事还没有完呢。你知道你会说俄语吗?

 

我不要做好人了 回复 Ray

 

???你啥意思???

 

评论 2018-1-5 12 :29

 

Ray

 

我们宿舍的人从不定闹钟,每天早上六点准时寝室长就会开始唱歌,用俄语《喀秋莎》——还是非常纯正的发音。

 

每次那动人美妙的歌声一响起,全宿舍都知道该起床了,而寝室长无私奉献的精神使他把我们从梦乡中唤醒之后又沉沉睡去。

 

于是他口中背《离骚》的那位K同学穿好衣服之后就要爬到上铺去叫他起床。

 

我不要做好人了 回复 Ray

 

…………

 

我不要做好人了 回复 Ray

 

你少胡说啊败坏我声誉!!!!!!

 

Ray 回复 我不要做好人了

 

班长,卡米尔有录音。

 

星空与月 回复 Ray

 

哇哦,好劲爆,发到班级群里让大家乐呵一下不?

 

我不要做好人了 回复 星空与月

 

喂!!!!!!

 

评论 2018-1-5 13:12

 

偶尔吃一次蛋糕也没什么关系啊

 

班长你还匿什么,马甲全掉了,楼上楼上上楼上上上,等着被全班级围观吧…………。

 

矢量箭头 回复 偶尔吃一次蛋糕也没什么关系啊

 

不要放弃希望啊!!或许还有人不知道呢!!!

 

Grey 回复 矢量箭头

 

我去联系一下看能不能把它删了。

 

 

————————您访问的说说不存在———————

沙雕文又出现了……我可能会被打死

AT学院私设pa,宿舍发胶八人组

丢了几万字的存稿,只能发这个了

发胶宿舍的关系其实非常好!!!好到互相挂人都没有关系的那种!!!

Y哥和J哥是神仙,不用Q这么凡人的东西

【其实是不太会用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87)
热度(802)
  1. lzrxdynbbfnldwyXlzrxdynbbfnldwyX 转载了此文字  到 东方奥利嗷
©lzrxdynbbfnldwyX | Powered by LOFTER